300612河北张家口坝上进行水权改革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3

河北省张家口市坝上地区是燕山-太行山国家特殊困难片区的重要组成部分。从上世纪末开始300612,当地大力发展蔬菜种植产业,成为农民脱贫致富主要渠道,但也造成水资源过度开发,使脆弱的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。为破解这一瓶颈,张家口市从去年起在坝上地区进行水权300612改革,以水土承载力确定产业结构和发展,并探索“综合收费、阶梯定价、节奖超罚”为核心的农业节水机制,使长期困扰这一地区的农水矛盾得以缓解,确保了坝上地区生态安全。

作为首都生态屏障,坝上地区面临水资源困境

河北张家口坝上地区是京津主要水源地之一,也是水资源严重匮乏地区。从上世纪末开始,坝上地区大力发展水浇地,农业用水占到用水总量的86%,加之大水漫灌现象普遍,使水资源供需矛盾越来越突出,出现了地下水位下降、河道季节性断流等问题,当地群众生产生活环境恶化,并直接威胁到北京生态安全。

记者在从张北县城到两面井乡的路上看到,作为北京重要生态屏障的杨树防护林出现成片枯死现象。张北县水务局局长乔河介绍说,根据近5年的监测,地下水位平均每年下降30公分,中东部蔬菜种植区水位下降幅度1.5米,防护林根系吸收不到水分大量枯死。王簸箕沟村村支书田亮说,种菜让村里老百姓摆脱了贫困,但2000年以后,水位逐年下降,井越打越深,村里30多个机井报废了六七个。

由于多年地下水无序开发,坝上部分已经解决人畜饮水问题的村子又出现返困现象。张家口市水务局农田水利科科长安磊介绍说,目前张家口有156万人属于不安全饮水范围,有9万多人返困,其原因一是近年来持续干旱,降水少,张家口属于内陆河流域,只能依赖降雨补给,过去坝上年均降水量399毫米,2000年以后只有330毫米;二是用水量增大,导致一部分浅层水、浅流断流、干枯。

“坝上地区如果不果断采取措施,脆弱的生态就会进一步恶化,坝上110多万农牧民将会失去基本生存条件,也会直接影响到北京生态安全。”张家口市委书记王晓东说。

从2011年起,张家口市提出以用水资源拥有量来支撑农业可持续发展,在坝上地区大力实施以膜下滴灌为主要方式的高效节水工程改造,并探索出“定额用水、综合收费、阶梯水价、协会管理”的节水机制,促进水资源合理开发利用,破解水资源短缺瓶颈。

以水土承载力定发展,实行水权定额分配

“一户一卡,每张卡里的水量都是按定额分配的。”在张北县馒头营乡水利技术服务站,工作人员袁学锋正在为白沙淖村一个用水小组的40户村民办理水卡。

记者在服务站看到,这个乡已经建立起覆盖全乡的水资源管理系统,服务站工作人员可以对全乡机井、农户、地块等水量动态信息进行实时监控,村里分配用水量、实际用水量、超采了多少,农户定额水量是多少、种了什么、种了多少亩、属于哪个灌溉井等都可一览无余。

为了准确掌握坝上地区水土资源承载力,张家口市水务部门以实地监测、专家评估为依据建起水资源动态监测网络,同时根据水资源分布、县情实际、灌溉方式等,以优先人畜饮水、确保工业用水、压缩农业用水的原则,每年由市水务部门下达年用水量指标,实行县-行业-乡镇-村-户逐级分配模式,将用水量分配到各户。

乔河介绍说,根据张北县北部地区为禁采区、中部为可置换区、东部为可开采区的水资源情况,县里确定了西北部乡镇发展旱作农业和奶牛养殖,中东部发展高效节水蔬菜的产业格局。其中,中东部地区多年来种植高耗水蔬菜达18万亩,是目前进行高效节水工程改造的重点区域。“大水漫灌和管灌平均每亩用水350方,改造后可压缩为120方,18万亩蔬菜都改造后,一年可少开采地下水3500万方。”乔河说。 

“通过项目区实践,我们计算出不同蔬菜的用水定额,这也是水量分配的重要依据之一,如芹菜和大白菜每亩定额为160-180立方米,马铃薯为每亩地120立方米,食用菌只有蔬菜20%的用水量,效益却是蔬菜的20倍。由此引导农户根据本区域内分配的水量和比较效益,由高耗水作300612物向低耗水作物转变。”张家口市水务局局长侯有龙说。 

“综合收费、阶梯定价、节奖超罚”实现长效节水

张家口坝上地区共有水浇地面积114万亩,从去年起,张家口通过争取国家小农水等项目,对坝上水浇地进行以膜下滴灌为主要方式的高效节水灌溉改造,今年预计总面积将达到50万亩。同时推行“综合收费、阶梯定价、节奖超罚”的节水机制,实行“一户一卡”管理,用经济手段促进农民提高节水意识,引导其逐步淘汰高耗水种植品种。 

这个节水机制是指在定额用水范围内综合收取0.78元,包括电费、小型水利工程管护和大型水利设施维修费。同时实行阶梯定价,对超出定额用水按超出定额的不同百分比加收不同等级的水费,如超过用水定额20%以内,超出部分每吨加收0.12元,超过定额40%以上,超出部分每吨加收0.24元。对农民手中未用完的用水指标,农民之间可自由流转或结账下年使用,乡村两级也可以高价收回。

推行节水新机制后,节约增效效果明显,农民自觉节水意识提高。张北县王簸箕沟村民郑业说:“过去是给地浇水施肥,现在则是给作物浇水施肥;过去尿素一亩地要用40斤,现在只需要25斤,而且更顶事。和管灌相比,膜下滴灌每亩水浇地除节水120方外,还可节肥、节电、省人工,折合下来成本少了350多元。”

同时,试点县区利用综合收费中的管护维修费用、超定额用水收取的水费等建起农业节水基金,并成立农民用水者协会,负责节水基金的管理使用、水费收取和水利设施管护,确保了水利工程的持续有效利用。

“坝上地区地下水的可利用总量在1.7亿立方米,接下来将探索由农业节水向工业节水、生活节水、生态节水等多领域延伸,将坝上地区每年总用水量控制在1.4亿立方米,预计用4年时间使这一地区地下水达到采补平衡。”侯有龙说,此外,目前国家小农水等项目只是针对管网改造工程予以资金支持,水资源信息化、监测体系建设等节水后续工程仍需扶持。